搜索
首页  > 首页 > 今日头条
大众期盼身边就能健身
正文
2017年08月11日 10:35    来源:新华网

6月初,一段广场舞老人和篮球少年在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因争夺健身场地而发生肢体冲突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快速发酵,成为舆论焦点,背后实际折射出我国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健身需求和现有健身场地不足带来的种种矛盾。

当下中国城市居民在健身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突出问题?对此有关部门又该如何着手解决?近期,新华社记者在全国多地进行深度调研,采访相关政府部门官员、学者、企业界人士以及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城市居民,试图探寻解决上述问题的答案。

 地设施之惑

6月初,一段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内篮球小伙与广场舞老人因争夺场地而造成肢体冲突的视频引爆网络。对于“侵占”篮球场地的指责,作为广场舞的参与者之一,田大妈感到有点冤。

“我们在这个场地跳舞已经好几年了,这里最早是土地,后来水泥硬化,再后来才变成篮球场,我们都一直在这里跳舞。”田大妈说,是那天来打球的“生面孔”破坏了这个场地的默契——打球打到晚上七点,广场舞的队伍一来,打篮球的人就走。

“生面孔”之一的小于也很郁闷,这是离他租房最近的篮球场。“健身基础设施太少,即使是收费的篮球场也很少,大部分中小学校又不开放,这让我们去哪打球?”

冲突发生后,王城公园管理处积极介入,曾协调双方拿出解决方案。起初双方同意以晚上7:30作为界限,之前打篮球,之后跳广场舞,但有人将协调方案发到网上后,又引起一番争论,打篮球的小伙子们又不同意这个时间段的安排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披露的信息,截至2015年,全国体育场地数超过170万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57平方米。根据《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我国将逐步建成三级群众健身场地设施网络,推进建设城市社区15分钟健身圈,努力实现到2020年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8平方米的目标。

从宏观层面上看,百姓身边的健身场地正不断增加,而从个体层面的感受来说,一些人依旧为身边没有适合自己锻炼的场地而感到困惑。

6月18日,因月坛体育场翻修暂时关闭,“嘉友跑”创始人于嘉发了一篇朋友圈文章《月坛体育场,待你重开,咱们再来!》。他说:“要是再想进那个铁丝网一样的门,痛痛快快地跑上几十圈,或者自己掐表练个间歇,出透了汗,练够了腿,2017年是甭想了。”

“场地真是供不应求。作为一个普通的健身者,我不太注意那些人均场地面积的数据,我的感受是身边哪怕是需要花钱的场地都不好找。附近像八中、四中、奋斗小学有篮球馆,但就只有一块场地,根本租不上。像月坛体育场这样对外开放的公共场地,真的是太少了。”于嘉说。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表示:“以前的中国人可以说都是‘单位人’,住着单位的宿舍,单位里面有运动场所,参加工会组织的体育活动。但是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住房制度的改革,‘单位人’几乎都变成了如今的‘社区人’,人们一下班就各自回家。”他认为,“社区人”需要社区提供相对完善的文化体育服务设施。

也有人在健身场地设施的不便和稀缺中发现了商机。今年25岁的太原小伙刘鹏刚刚和朋友改造了一个一块半场地的篮球馆,最近忙得不可开交。经过前期简单的磨合,现在已经开始收费了,200元每小时的半场费用,并未阻拦住众多篮球爱好者的脚步,得提前预订。

《国务院全民健身工作部际联席会议2017年工作要点》已明确提出,合理利用现有公园建设体育场地设施,新建改建体育公园;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和学校体育场馆对社会开放;统筹规划建设公益性老年体育健身设施,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与体育健身设施的功能衔接,提高设施使用率等。

责任编辑:许海兰
分享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