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旅游 > 游在大同
王家大院
正文
2014年10月23日 10:19    来源:

        灵石静升王家,本为太原王氏之后,早年辗转来到灵石,落脚于汾河峡谷间的沟营村(就是今天的富家滩镇沟峪滩村)。元朝皇庆年间(公元1312年~1313年)有位名叫王实(字诚斋)的年轻人从沟营村迁来静升定居,就成为静升王家始祖。

       王实来静升后务农之余以卖豆腐为业,他做的豆腐真材实料,坚嫩可口,白中透黄,气味纯正,无论凉拦热炒,都能成丁成块保持一定的形体、一定水份而不会轻易碎裂。加之王实本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实实在在,谦诚和蔼,公平交易,绝不缺斤少两,所以不只他的豆腐远近闻名,就连王实本人也渐渐受到了人们的爱戴。

       一天,王实在卖豆腐途中,遇一老人病倒街头,但见他脸色苍白,闭目喘息,气息奄奄中已有言语不清了,王实隐隐听得其口音不像当地人,逐托人看住豆腐担子,立即背起老人送回自己家中。自此,喂汤喂食,延医请药,只当作亲人一样的侍候,关心备至,终使老人转危为安,一天天好了起来。可好善乐施的王实并不让远在他乡的老人就此离开,他实心实意地要老人安心住下,继续调理,以便彻底康复后再上路回家。老人本就还饮食无味,四肢无力,见其诚诚恳恳,绝无虚套,也就老老实实地住了下来。

       此期间,老人除帮助王实磨制豆腐或做些零星家务外,早早晚晚,又常到村前村后散散步,遛遛腿,看看四周景观。却不想该村静升,从东到西,一条街足有五里之长,非但店铺鳞次栉比,繁华热闹非常,且街后沟沟岔岔,绿荫深处,竟也还鸡犬相闻,都是烟火人家。当地人说,这静升在方圆一二百里内也是最大的村庄了。要有所谓九沟八堡十八道巷呢。放眼望去虽不能如数尽见,却也果然是荣荣茂茂不寻常的。尤其令人赞叹的是时值春暖花开,站在北山黄土高坡顶处,面对村前之万顷良田和一条小河,那滚滚麦浪,那鳞鳞清波,那一行行绿柳白杨,更叫人心胸一时开阔,呼吸也舒畅了许多。老人自幼读过五经四书,又经人指点,识得风水宝地,这时心里便想,灵石县的这一块地面果然名不虚传,真所谓不是江南,胜似江南───说它"不是",是因为此地毕竟少了些江河湖泊;说它"胜似",又因为有山有水,山水都还多了些灵气。就说这东面近在咫尺的绵山吧,晴天时,它是那样的湛蓝湛蓝,会叫人忘记"水天一色"而想到"山天一色";雨后时,片片轻云,或缠在山腰或罩在山头,牵扯着不远处的万丈彩虹,真又有些像仙境似的。至于到了冬季,听人说皑皑白雪,裹在峰巅,想当然那又是一番情趣与意味了。看到这些,老人忽然有感于心,喜上眉梢,我何不为恩人选一更然会导致福禄寿喜的生死吉祥之地!于是,从这天起,他便村内村外四处勘察,用其入木三分之眼力,阅尽了方圆数十里的山山水水、沟沟岔岔。他又来到村北的黄土高坡之上,信步走到一处平地,忽然像有人拉拽似地不由站定。不知为什么,他心神顿明,周身热烘烘的地似有一股暖流通过。抬眼四望,一时间只觉得山明水秀,野花送馨,天风徐徐贯顶,地气冉冉升腾,耳际似有阵阵鸟鸣之声,像喜鹊非喜鹊,像黄莺非黄莺,却终久说不清是什么鸟类啼叫,还是什么警世梵音。老人欣欣然正凝虑观望,猛不防轰隆隆一声春雷,由远而近,他像一觉醒来似地,浑身好不清爽!此刻,初夏时节,日正中天,他本以为乌云片片就要下雨了,岂料眨眼间又是万里无云,一片晴朗。他回味适才恍恍惚惚之景观与境界,心想这脚下定是块风水宝地了。遗憾的是此番出门原是花甲之年要在资寿寺①求签之后再上绵山敬香的,既没有带上罗盘,又花尽了全部盘缠,如今恩人王实从阎王路上救自己一条性命,自己两手空空,无以为报之际,本想为其精心选方茔,这又奈何?……老人万般不安,转而又想,一生中我多次外出,又何曾每次都带罗盘,只要自己心正气正,诚对天地日月,每每以手比量,以目定位,不也都准确无误,还受到主人或其后辈感激的么?今日山高路远至此,又像得到神灵指点,还要什么罗盘!于是,闭目合十,祷念上苍,搓掌心以净手,跪双膝以誓愿,尔后弯腰叩首,起来又抱拳作揖,随即定心作罗盘,手眼脚并用,再三再四再五,反复察看,最后定位。回去告知王实,又带王实再次上山,指定方向位置,讲清地脉相缘,待王实说明这里本来就叫做鸣凤塬时,老人想象方才自己的身心感受,莫非冥冥间那就是凤凰的吉祥之音么?于是更然断定,此处坟茔该是天造地设的了。次日,老人又到村中察看,一连三日,终于又选下村西那株老槐树东侧,他一再叮嘱王实,日后起墙筑院,一定要在此处,且须广植良木,以求荫庇福地。老人如此这般了却心愿之后,挥泪告别,王实自是依依不舍,筹措银两相送。几年后,节衣缩食,铢积寸累,囊中稍有时,王实便在那株老槐树东碹起了窑洞,扎起了篱笆,栽起了树木,从此子子孙孙历代繁衍,相依修建,这里便成为王家最早的一组建筑群,取名拥翠巷(俗称王家巷),至今遗迹尚存,巷名未改。他死后,后辈遵其遗嘱,就将他埋葬在鸣凤塬那块风水宝地之内。果然,王家自此二十八世,人丁繁茂,约近千家,还分成了金木水火土五派,除静升本村外,还有许多人或散迁县内各村,或定居海内外诸地。王家人不忘先祖创业之辛劳,直到20世纪40年代末期还将王实当年的卖豆腐担子供奉在静升王氏祠堂之内。如今,这组建筑群留在静升,虽年深日久,多有废圮,但终于保留下来的一些,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经过修复的高家崖建筑群、红门堡建筑群和孝义祠等,我们不仅还可以领略到王家当年的一些气势,而且院落本身还是国内少有的建筑、少有的民居艺术杰作。这里我们当然不会完全相信关于风水先生的那些想法说法,但王实本人扶危助急,待他人如亲人的这种高尚行为,到底还是值得我们称赞的。古人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责任编辑:任志叶
分享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