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旅游 > 游在大同
真诚的山西民歌
正文
2014年10月23日 16:32    来源:

 

 

 

 

 

   在山西河曲、左权、右玉等地,我常常被那里的民歌所感动,那是一种悠远的、带着黄河水花、黄土清香的音乐,于我而言,又是一种十分亲切的声音。在黄河岸边,在黄土山沟,在广场公园,在剧院舞台,甚至在城市乡村的每一个地方,我深深地被这些音乐所感染、所润育。

坐在高雅的剧场里,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听着那浓郁的民歌声,就如同欣赏到了一幅幅浓缩了地域特色的风情画。每当听完一首歌,无论是爱情的还是劳动的,歌曲都体现了热烈的情感,我们所说的情歌,一定不是单指爱情歌曲,这个“情”字,所指很广,但一定是真情的民歌。是的,山西的大片土地上生活着众多爱唱歌的人们,他们劳动唱歌,走路唱歌,爱恋唱歌,悲伤唱歌。民歌自然也就孕育了这里的人民真诚

厚实的性格和质朴的民风,也只有在黄河边,你才会被这些如黄河水一样朴素的民歌所感染,被山西厚道的民风所动情。

一曲《桃花红》再次掀起了山西风,在国家大剧院,山西民歌这些在大山里、野山坡上豪放着的曲调,以其俊巧的装扮和大气的音画走上了高雅的艺术殿堂,使北京人也足足过了一把民歌瘾。听着乡土气息浓郁的《桃花红,杏花白》,山间水边的花香扑面而来,尽情展演出左权民歌特有的清丽而优美、委婉而温柔、意境新奇、诗味浓郁的风格,真是好听之极,美不胜收,如同长跑过后,把一颗刚刚剥开的最鲜美的荔枝送进嘴里。我们听民歌,不仅仅是听好听的曲调,而是在听广袤的土地间,一大群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灵魂深处发出的声音,是一座山、一条河在歌唱,是用唢呐,用竹笛,用三弦,用鼓锣,用那大山一样深沉、流水一样轻柔的嗓音在歌唱。

 在河曲,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应该是在娘娘滩,这个被黄河拥在怀抱中的小岛,是一个有着传奇故事、绚丽多姿的村庄。然而,令我们难以忘却的,不仅仅是那里传说着西汉时,薄太后和其子刘恒被贬谪于此的故事,也不仅是流传的水涨多高小岛涨多高,永不被淹没的神秘,让我最动心的还是那里蓬蓬勃勃生长着的民歌,凡是去过那里、听到过那里男女青年放声高歌的情景,无不为之迷恋。在那夏日傍晚的岸边,一曲《想亲亲》,清唱者情真意切,聆听者寸断肝肠,没有伴奏,没有舞台,然而,仅仅是歌者那份天真自然、朴实大方的表情和那天然去雕饰的动人嗓音就足以令人沉醉了,更何况,还有翩翩起舞的花草,还有清风巧作的和声。那种意境,那种韵味,让人们犹如进入桃源胜地,共享妙不可言的天籁。

有许多人认为,最纯粹、最感人的音乐应该是民歌,我也有同感,那种带着泥土味和野草香的真实的声音,那种由生活而来、从心底唱出的民歌最真诚,这些声音其实就是一个民族的性格与灵魂。热情奔放的维吾尔族民歌,诠释的是这个民族豪放不羁的个性,旷远幽深的藏族民歌,表现的是青藏高原的古老与神秘,苍凉中略带忧伤的蒙古民歌,诉说的是一个马背民族的心灵史。而真诚悠远的山西民歌,却是一种深沉如黄河水一样厚重、淡雅如水墨画一般韵味,让我们一听便终生不忘,任由那些音乐洗礼,任由那些曲调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在右玉的那天晚上,我们在森林公园,听到了最纯粹的山西民歌《走西口》,那高亢辽阔的音调,那依恋不舍的真情,那悲壮不俗的动态,把塞上高原特有的雄厚憨直表现得淋漓尽致。寻着音乐,我看到围成一圈的快乐舞者,随着歌曲的节奏,加入舞圈的人越来越多,男女老少都有。人们忘情地跳着、唱着,沉浸在欢娱氛围中。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动。在这一瞬间,音乐以强大的力量传染给每个人,在我们的胸中燃起一把火,那是音乐之火、生命之火,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这样的音乐声中,这生命之火才能燃得如此动情、如此奔放,才会有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人,自然地走到一齐来,一齐唱,一齐舞,这就是文化的力量,音乐的力量。

山西民歌真诚,真诚得叫人放不下,无论在哪里,只要唱响它,就会感受到家乡的温暖,就会增添对亲朋无限的思念。它让山西人为之骄傲,让中国人为之自豪。每当客人来山西,我总要渲染这真情,总会一同去听地道的民歌,那种肝胆相照的真,那种如痴如醉的情,深深激动着我们的心。岁月可以逝去,但民歌永远在这片土地上,永远在人们心中。说实话,如果可能,我真愿意一辈子生活在那青山绿水之间,看日出日落,采万千之气象,绘我山河;一辈子荡漾在民歌的海洋中,听风声雨声,集自然之灵秀,咏我山河。  

责任编辑:任志叶
分享到:
友情链接